首頁 >> 文化體育 >> 投融資縮水近一半,教育公司們如何在寒冬中爬坡?

投融資縮水近一半,教育公司們如何在寒冬中爬坡?

何己派 來源:21世紀商業評論 2019-12-10
圍繞創新工場的投資邏輯、教育下沉等問題,張麗君向《21CBR》分享了她的看法。

1-5ddb34f641a1c

教育領域寒風陣陣。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,教育行業共發生167起投融資事件,相較2018年上半年的342起數額,縮水了近一半,投融資活躍度明顯下滑。

變局頗多的今年,即便耕耘多年的老牌選手也會掉隊。從年初的成長保停止運營,到近期韋博英語、愛樂樂享陷入關店潮,“跑路”的教育機構涉及早教、留學等多個賽道。

“從2018年年底開始,市場變得更謹慎,投資人的決策周期會更長。”創新工場合伙人張麗君說。張麗君2011年加入創新工場,專注教育領域投資,曾主導投資了VIPKID、盒子魚、高思教育等項目。在她看來,大的投資環境變差,帶來資本對教育模式預期的調整,同時有少數企業存在資金利用不謹慎的問題,這都是部分教育機構“暴雷”的誘因。

圍繞創新工場的投資邏輯、教育下沉等問題,張麗君向《21CBR》分享了她的看法。

投資教育的兩個維度

我看教育領域比較久了,2013年起全部時間都在看教育方向。從學科的維度來看,最早的2013、2014年,創新工場關注英語賽道,投了VIPKID;2016、2017年,開始投資數學賽道,投資了高思教育等項目;從2018年初,團隊開始探索語文這一學科方向,今年在大語文賽道也投資了河小象。在素質教育領域,我們也在關注其中的重點賽道。

一個趨勢是,我們在從大的、技術應用比較好的學科,轉向切口相對更小的學科。

另一個下沉的角度,我們最早投的項目是一二線城市市場,家長收入高,教育理念比較先進,之后在2017、2018年左右,開始投資產品的價格帶向三四線城市覆蓋的項目。例如,高思教育就是利用了雙師技術,解決優質教育資源難以下沉的問題。未來,我們會繼續關注能為下沉市場提供不同服務形態的項目。

圍繞學科和下沉這兩條主線,技術扮演了不斷迭代、深入新學科場景的角色。

越是往素質教育的方向走,對技術的要求越高。學英語,只解決聽說就可以了,學數學得有演算過程的展示,到了學鋼琴、美術、體育,這些學科方向就更加復雜了,得用VR技術以及特殊的硬件才能完成學習過程。

下沉也是一樣。一二線城市,用電腦、iPad在家教學就可以了。越往低線城市走,教學場景越來越復雜,硬件環境變差,這時技術得不斷更新迭代,交互必須考慮保證教學效果。

曾經,我們將AI列為單獨的賽道來關注項目,但現在已很難說投某個純粹的AI項目。技術本身沒有辦法解決完整的問題,它必須落地到特定的場景里。

學科拓展和人群地域延展之外,我們還在關注職業教育這條線,過去投得比較少,未來會持續關注。

下沉的臨界點

2016年前,教育項目的價格帶大約存在兩條線。

一是賣書的邏輯,先是賣紙質書,而后是各種電子書以及音視頻等單向傳輸的內容,價位基本在200元以內。二是線下教育機構的服務售賣,由于老師的服務成本很高,多數產品的價格帶在五六千元,甚至1萬元朝上。

這兩類商業模型,價格處在兩頭,要么很低要么很高。但最近幾年,新的教育產品價格帶出現,集中在200-2000元之間。

新價格帶形成的主要原因,是教育成本的降低。過去的教育產品,要么是無互動的音視頻甚至紙質書,要么是直播的實時互動,成本很高。現在的這一波產品,由于技術的發展,包括微信生態的構建,融合動畫游戲等互動的形態,產生了新的教學形式,我們叫它輕模式的模型。比如創新工場投資的豌豆思維、河小象,都是讓孩子邊玩邊學,有沉浸感。

一方面,教學產品出現了服務AI化,內容互動化,產品本身的成本下降。另一方面,AI技術提高了人效,教育企業的運營成本下降,也有助于產品價格降低。

新價格帶未出現前,三四線城市的用戶沒有辦法享受到更優質的服務。價格的變化,帶來了新的可能性,讓好的教育資源能以更低的成本觸達更廣受眾。這是未來一直存在的大趨勢,也是我們堅信的底層邏輯。

對下沉市場,大家都在用不同形式做各種探索和試驗,有的輸出內容和服務,有的自己去線下開店,但目前還不能說哪個模式一定對。下沉市場相當分散,各家都不是很大,仍處于與線下本地做面授服務的企業磨合和競爭過程中,還無從談起格局。

教育機構實現下沉的第一個階段,是產品、教學模型和招生等邏輯都能得到完整驗證,能明顯地看出優于純線下的傳統面授課程。下沉是否到了核心臨界點,首先看續費率是否達到一定程度,這意味著你的模型家長是否最終愿意買單,進一步地再看口碑推薦的比例。不同的科目,續費率的臨界點會有不同,大概率在50%以上,好的能到70%、80%。雙師模式下,一些企業已經能在某些校區達到這樣的數字,但還沒有大規模地實現。

我估計,今年可能有很多企業開始快到這個臨界點了,再往后市場擴展的速度也會更快一些。

現金流是王道

教育企業的“暴雷”“跑路”,并不一定是單個企業的問題。整個行業的投資環境變差,帶來資本對教育模式預期的調整,投資人對在線教育在某些科目上是否能跑出來的信心降低了,市場的流動性開始下降。

當然,也存在企業對資金利用不夠謹慎的情況,比如樂觀地預判能融到錢,賬面現金不夠多,于是動用了學費,但這畢竟是少數。

對多數初創期的在線教育企業而言,都得走過一個爬坡期,爬坡前需要不小的初始投入。如果還沒成長到盈虧平衡的地步,融資融不到了,繼續生存是很難的。

暴雷跑路事件的出現,給業內企業敲響了警鐘,不能太依賴拿VC的錢,而要讓企業盡早步入現金流為正的階段。發展更好一點的企業,得要求自己走到賬面現金大于預付款的健康狀態,不要讓杠桿太大。

在線教育領域,“在線1對1”是最快跑出來的,也是最快到達增長拐點的。對包括VIPKID在內的1對1選手來說,兩件事很重要:一是在即有的模型上走得更好,財務模型更健康;二是盡快尋找出新的下一個增長曲線,比如VIPKID的VIP蜂校就是在做這樣的探索。

不止是1對1賽道和VIPKID,很多頭部公司在自己的既有賽道成長至一定的市場占有率后,都會面臨同樣的情況。同時任何一個行業,也都會經歷快速增長,增長變緩,而后走向更健康的發展狀態。

題圖來源:pangpang

(編輯:譚璐)
相關標簽: 教育  
0
0
發表評論
loading...
相關文章
猎鱼达人3d白金弹头出售